瑶在真在

秋季,池水只有十七摄氏度,绝大多数人都受不了这个水温。不知是不是感温能力太差,我整个人泡进去都没问题,凉冰冰甚至很痛快。就是经过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我(。•́︿•̀。)
 
能做众人不能做的事情往往都是引人注目的?当然泡个冰水不作数。
 
近排在想明年该怎么过。上半年的旅行,下半年的大一,似乎是目前最在意的两件大事。
 
正在看的书是Sheryl Sandberg的Lean In,比预期更吸引人。

Life is changing. I know.

p.s.本来腿就短,最近还勤于吃荒于健身,故特意穿了遮肉能力max的泳衣,然而在水里真的是更矮更肥了,好气•_ゝ•

从前觉得背篓太沉,想把里面的所有石头通通丢出去;而今却觉得空空如也,渴望用路遇的一切花花草草填满其间。

細佬都會騎車了。

時光真快,都要小學畢業了。

 

那姐姐也要很努力地加油啊,畢竟從小我就被他們拿出來當榜樣教育你不是?而今不能丟了這個份嘛。

 

況且姐姐一直想做個不太壞的人,有能力對人好。


我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落泪了,因为哭泣抽噎让他人心生憎恶烦躁。


下午可以见到诗人北岛,还有卡柔布拉乔。

自从准备出国,整个人都离文学远了好多,希望下午能有所收获,找回点感觉。


是我太过自信,那晚哭得好惨,那时候才激动得无法自拔,才发现自己有多不想和你分别。

一开始你那"Cause it's funny"的谎话简直是今年最混蛋的谎话!我已经很久没给人骗得这么惨了。

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,不然怎么会那么大反应。


再见的可能虽小,却不是没有。有点眼红那些明年就可以再次见到你的人。我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在后年或者更远的未来搏到如此一个机会。


我坐着慢慢的火车回家,和你坐着速度最快的飞机回去,用着差不多的时间。

假如飞机没晚点,你应该已经平安落地了。


你的视频你的图片我在火车上看了好久好久,听着你会唱的歌眼泪不受控制如山洪,看着车窗外的无边黑暗与依稀灯光迅速飞过,我把自己沉浸在想念和痛苦中——原来喜欢一个人会这么疼,原来想一个人会这么深。


没可能在一起,但知足了,感谢你在这个夏天给我最美好的经历与记忆。







——喜欢你的人不止我一个,却不知有无我如此用心。